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文化 > 井冈山红色故事

毛泽东在城南庄是怎样脱险的

聂荣臻的回忆

       1948年5月18日,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毛泽东住处突遭国民党军飞机轰炸,毛泽东怎样脱险,现在有不同的说法。聂荣臻的回忆被人们引用最多。《聂荣臻回忆录》里是这样说的:
“那天早晨,收听完广播,我正在吃饭, 听到有机群的轰鸣声。……我急忙走到院里,敌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大了,在城南庄上空盘旋侦察。接着后面传来一阵轰鸣声,声音很沉重,不多时,又飞来两架敌机,这时已经看清是B-25轰炸机。于是,我疾步向毛泽东同志的房间走去……
       “由于毛泽东同志通宵都在工作,我走到他屋内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休息。我以很轻而又急切的声音说:主席,敌人飞机来轰炸,请你快到防空洞去。毛泽东坐起来,若无其事,非常镇静,很风趣地对我说:不要紧,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投下一点钢铁,正好打几把锄头开荒……
       “我想,不能再延迟了,就当机立断,让警卫人员去取担架。取来担架以后,我向赵尔陆同志递了个眼色,便把毛泽东同志扶上了担架。我们两人抬起担架就走,在场的秘书和警卫人员,七手八脚地接过了担架,一溜儿小跑奔向房后的防空洞。……我和毛泽东同志刚走进防空洞,敌人的飞机就投下了炸弹,只听轰轰几声巨响,我们驻地的小院附近升起了一团团浓烟。”
       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聂荣臻传》中,聂荣臻的秘书范济生回忆说:“聂总得知敌机转向我们驻地方向飞来,随即到院中观察。敌机一到,聂总就去动员毛主席进防空洞。毛主席工作了一夜,刚刚上床休息,不肯去。敌机对驴驮子一扫射,聂总要我搬来行军床,要几个人用担架把毛主席抬到防空洞去。毛主席见此情景,说‘自己走,自己走’。这时,先来的那架战斗机刚走,又来了一架B-25轻型轰炸机。聂总等人陪同毛主席刚到防空洞时,敌机就投下了第一枚炸弹。我到防空洞时,看到聂总、赵尔陆用身体挡着毛主席,毛主席从他们两人之间向外看。听不到敌机声了,聂总要我向冀晋军区了解敌机活动情况,得知敌机确已全部飞走,聂总才请毛主席回房休息。”
       这里没说聂荣臻和赵尔陆用担架抬毛泽东,说毛“自己走”,“聂总等人陪同毛主席到防空洞”。不管情节有何不同,但肯定聂荣臻在危急时刻救了毛泽东和《聂荣臻回忆录》里的说法是一致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1893—1949》在谈到这件事时,采用了《聂荣臻回忆录》中的说法。
聂荣臻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门前留影
图为聂荣臻在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门前留影

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

       毛泽东的卫士长阎长林经历了毛泽东城南庄遇险事件。他在《在大决战的日子里———毛泽东生活录实》中是这样叙述的:
       我说:“主席,敌机要来轰炸了,刚才已经来过三架侦察机,现在防空警报又响了,肯定来的是轰炸机,请主席赶快到防空洞里去防空。”
       毛主席问:“敌机丢了炸弹没有?”
       我说:“刚才是侦察机,没有丢炸弹……轰炸机一来,就会丢炸弹的。”
       毛主席说:“给我点支烟。”
       这时,我们就听见外边有人:“快!快!飞机下来了!飞机下来了!”
       那时的情况万分紧急,顾不上叫毛主席吸烟了。我们也来不及和毛主席商量了,我和石国瑞、孙振国和李银桥,一边说着“快!快!”,一边顺手往毛主席身上披了一件棉衣,搀扶着毛主席就往屋门外跑。
       刚跑出屋门,聂荣臻司令员就来了。
       他大声喊着:“快呀!快呀!飞机要丢炸弹了!飞机要丢炸弹了!”本来,我们是想叫毛主席躺在担架上。因为出了屋已经听见飞机的吼叫声了,也就来不及叫毛主席躺在担架上面抬着跑了。于是袁我们几个人搀扶着毛主席,便一直往防空洞的方向跑去。……当刚刚跑到军区大院后门不远的时候,轰轰的几声巨响,敌机丢下的炸弹在大院里爆炸了。我们回头一看,院里升起滚滚的浓烟。……敌机飞走以后,我们就回到大院看了看。……我们真有些后怕。
       阎长林在这里说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说到聂荣臻来了,但并没有说到聂荣臻和赵尔陆用担架抬毛泽东的事,也没说聂进屋动员毛的事。
       再看另一个亲历者的说法。从1947年转战陕北时就担任毛泽东卫士,后来又当卫士长的李银桥在《在毛泽东身边十五年》中谈到这件事时,也没提及聂荣臻和赵尔陆用担架抬毛泽东以及聂进屋动员毛的事。他说:情况万分紧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粗鲁地将手一下子插入毛泽东腋窝下,阎长林、石国瑞和孙振国一道搀扶毛泽东向防空洞跑。
       聂荣臻司令员催促道:“快呀!快呀!飞机要丢炸弹了!飞机要丢炸弹了!”
       ……
       “快呀!快!飞机又丢炸弹了!”聂荣臻在防空洞那边挥手呼唤。……我们已跑出军区大院的后门。接近山脚的防空洞时,身后轰隆隆一阵巨响,敌机丢下的炸弹在院子里爆炸了。黑烟滚滚,弥漫半天空。
       关于这件事情,我还问过汪东兴。他不认同聂荣臻的回忆。他说:“毛泽东那身架,他们能抬得动吗?要抬,还用他们,好几个警卫人员干什么去了?说‘他们抬’,这明显违反常识。”
       聂荣臻回忆此事时,已是80多岁高龄,且年隔久远,细节上难免有不准确的地方,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陈伯达的回忆

       有人直接地否定了聂荣臻的说法。这个人就是陈伯达。我们看看陈伯达之子陈晓农在他编注的《陈伯达遗稿》中对这件事情的叙述:
       “5月中旬一天,国民党北平驻军飞机突然飞临阜平。该日清晨,陈伯达听到飞机声响,感到情况异常,立即奔赴毛泽东住处,路遇仓皇躲避飞机的江青,急问:‘主席在哪里?’江答:‘还在屋里,我说不动他。’陈伯达迅速赶到毛泽东屋内,劝道:‘敌机就在头顶上,很危险,要赶快走!’毛泽东听陈语气急迫,马上与警卫人员离开住房。转过一道院墙后,毛泽东听警卫人员说陈还未走,回头喊陈。陈伯达为转移飞机视线,立在院中未动,连声催毛快走。待毛行至安全处,飞机已向下俯冲,陈急跑到院外卧倒,炸弹已命中院子,弹片将住房玻璃全部击碎。……毛泽东去世后,曾有回忆录说,在阜平遭轰炸的危急时刻,是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和参谋长用担架将毛泽东抬离住房的。对这一说法,陈伯达说,这是不真实的。一、他到毛主席住处时,除有几位警卫人员外,未见到其他人;二、当时情况很紧急,来不及找担架,而且毛主席并非不能走路之人,坐担架岂不耽误时间;三、那位司令员和参谋长当时都不年轻,而毛主席身高体胖,并非此二人所能抬得动的。”
       关于这件事情,我还问过陈伯达的秘书王文耀。他说,陈伯达也跟他们(指王文耀和陈伯达的另一秘书王保春)这样说过:他在保外就医离开秦城监狱后,用不多的生活费买了不少当时出版的回忆录看,看到《聂荣臻回忆录》中所说毛泽东在阜平城南庄脱险的事情,说不真实。陈伯达在一篇未写完的手稿中写道:
       “有一回,公安局派人来问,你说你曾在阜平做过一件‘好事’,是什么‘好事’?我说,是这么一回事——在狱门前,看守的同志正开一个牢门要我进去,我不肯进去时说的。‘你是否说,你救过毛主席?’‘是的。是这样说的。这事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我说起这事,是求毛主席能够宽恕我,不要让我进监牢。’”
       叶永烈在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四人帮”兴亡》一书中谈到这件事情时,说“所有有关人员的回忆录中”,“陈伯达的回忆是可信的”。因为在陈伯达被押进秦城监狱的时候,毛泽东还健在,他不能、不会也不敢胡说,试想:如果不是事实,他怎么敢拿这样的事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从阎长林、李银桥所叙述的情况看,毛泽东这次所遇到的险情确实严重,因此,我们应该说,陈伯达确实做了一件“好事”、
       “大好事”。陈伯达对于做的这件好事,“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只是在被押进监狱的危难情况下才急切地喊出来了。
       王文耀说,陈伯达回忆,第一天被送监牢时,他原来不知道叫他去什么地方,一看到让他进监牢,很抵触,大声喊:“我在阜平救过毛主席!”结果他还是被推进了监房。监房七八平方米,一张没有一尺高的床。他怎么也想不通。第一天晚上,他用牙咬破手腕想自杀,但是没自杀成。不久,大概一个礼拜的时间,陈伯达被换到楼房的三层,整个三层就他一个人,吃饭几菜一汤,比在家吃得还好,也可以在走廊里活动。这种优越的生活一直延续到毛泽东逝世。陈对这种待遇也很纳闷,心想,可能是他喊“救过毛主席”的话被汇报上去了,毛主席发话了。事实和原因可能是这样,否则,没法解释陈伯达在监狱里待遇的变化。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wh/hsgs/713.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