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书籍 > 红色年轮

1934年:中央红军开始长征

       1933年9月,蒋介石调集50万兵力,开始了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五次反革命“围剿”,企图毕其功于一役。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战争持续了1年多。红军虽然作战英勇,但在“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指导下,无法打退敌军进攻,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
       1934年10月7日,中共中央命令各军区地方兵团接替各军团的防务,先后将第一、三、五、八、九军团从防御阵地上撤下来,到瑞金、于都、会昌地区集中,准备突围,实施战略转移。10月8日,中共中央发布《军事与政治命令》;9日,发布《野战军10月10日至20日行动日程表》,总政治部发布《关于巩固部队、准备长途行军与战斗,加强政治军事训练及群众等工作的指令》。
       10月10日,红一方面军主力分别从江西的瑞金和福建的长汀出发,开始长征。参加长征的,有党中央政治局的多数同志,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各部门的同志,有中央军委各总部,还有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的第一、三、五、八、九军团,总人数达86859人。
       按照预定计划,中央红军准备转移到湘西地区同红二团、红六军团会合。11日,中革军委决定将军委、总司令部及其直属部队组成“第一野战纵队”,与主力红军组成野战军共同行动。第一纵队是首脑机关,也是总指挥部,博古、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李德等都编在这个纵队,叶剑英是纵队司令员。第二纵队由中共中央机关、政府机关、后勤部队、卫生部门、总工会、青年团、担架队等组成,李维汉任司令员兼政委。陈云、凯丰、刘少奇作为中央代表到红五、八、九军团工作。此外,还留下一部分红军和地方部队,在项英、陈毅的率领下,继续坚持在中央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
       10月13日,中革军委规定军委及各部队对外使用的代号是:军委为“红星”,军委第一纵队为“红安”,第二纵队为“红章”;红一军团为“南昌”,红一、红二、红十五师依次为“广昌、建昌、都昌”;红三军团为“福州”,红四、红五、红六师依次为“赣州、苏州、汀州”;红五军团为“长安”,红十三、红三十四师依次为“永安、吉安”;红八军团为“济南”,红二十一、红二十三师依次为“定南、龙南”:红九军团为“汉口”,红三、红二十二师依次为“洛口、巴口”。
       红军长征出发时,根本不像是突围转移,倒像是一次大搬家,大到兵工厂、造币厂的机器设备,小到纸张、电话线、坛坛罐罐全要带走,为此,雇佣了5000多名挑夫随队出征。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这样描述:“兵工厂拆迁一空,工厂都卸走机器,凡是能够搬走的值钱东西,都装在骡子和驴子的背上带走,组成了一支奇特的队伍。’
       聂荣臻说:“开始出发时,红军纵队真像大搬家的样子,把印刷票子和宣传品的机器,以及印就的宣传品、纸张和兵工机器等‘坛坛罐罐’都带上了。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庞大很累赘的队伍。以后进入五岭山区小道,拥挤不堪,就更走不动了。有时每天才走十几里或二三十里。
       10月17日,中央红军由雩都(今于都)南渡贡水。10月21日,中革军委以红一军团为左路前卫,红三军团为右路前卫,红九军团掩护左翼,红八军团掩护右翼,中央和军委机关及直属队编成的两个纵队居中,红五军团担任后卫,从王母渡、新田之间突破国民党军第一道封锁线,于25日全部渡过信丰河(即桃江)。此后,中央红军继续西进,至11月15日,先后从湖南省汝城以南的天马山至广东省的城口间、湖南省的良田至宜章间通过第二、第三道封锁线进至临武、蓝山、嘉禾地区。
       这时,蒋介石已判明红军转移的战略意图,遂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指挥16个师分五路“追剿”:同时令桂军5个师、粤军4个师及黔军一部进行堵截总兵力近30万人,企图将中央红军歼灭于湘江以东地区。
       11月25日,中革军委决定,中央红军分四路纵队,从全州、兴安间西渡湘江突破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前出到湘桂边境的西延地区。当日,红一、三军团击破桂军的阻击进入桂北。11月27日,先头部队红二军团、红四师各一部渡过湘江,控制了脚山铺至界首间30公里的湘江两岸渡口,但后续部队因辎重过多,道路狭窄,行动迟缓,未能赶到渡口。此时,国民党“追剿”军进至全州、零陵、道县、东安地区;桂军5个师开至灌阳、兴安一线。
       为掩护中央、军委纵队及后续军团渡过湘江,红一、三军团在桂北湘江两岸的新圩、脚山铺、光华铺等地区,红五军团在永安关、水车一带与国民党军血战长达五昼夜。
       11月29日,何键派来的飞机先向红军阵地进行了狂轰滥炸。接着,又用大炮向红军的阵地猛烈轰击,红军主要阵地变成了火海,阵地周围的树木被炸得四处乱飞,许多官兵壮烈牺牲。但是,红军还是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有时候,子弹打完了,就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山上的嘶杀声震天动地。11月30日,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红一军团全体人员一起投入了战斗。敌我的伤亡都很大。12月1日凌晨,战事达到决战状态。在敌机的狂轰滥炸下,湘江上红军用木船搭成的浮桥,不一会儿就给炸得稀烂。但是,红军前赴后继,炸烂了再搭桥,与敌人展开了生死存亡的拼杀战。直到正午时分,中央纵队终于安全渡过湘江并越过了桂黄公路。
       红五军团的第三十四师被阻于湘江东岸,转战于灌阳、道县一带,虽经英勇战斗,予敌重大杀伤,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包括师长陈树湘在内的绝大多数指战员牺牲。陈树湘的牺牲尤为英勇。他因伤重被俘,为避免被敌人审问,他在担架上用手扯断了自己的肠子,壮烈牺牲。
       湘江战役中,中央红军已折损过半,兵力锐减为3万余人。但是,中央红军经过英勇奋战,突破了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挫败了蒋介石企图歼灭红军于湘江以东的计划,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创造了条件。

[本年要事]
1.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
       7月,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将红七军团改编为北上抗日先遣队,由瑞金出发,进入闽浙赣苏区。11月初,北上抗日先遣队与红十军会合,组成红十军团,继续北上抗日。
       最后,红十军团领导人寻淮洲、方志敏相继牺牲和被俘就义。余部转战到浙南,坚持斗争。
2.红六军团的西征
       8月,红六军团从湘精根据地突围西征。10月,任粥时等领导的红六军团与贺龙领导的红三军(后恢复红二军团番号)在责州印江县木黄会师。随后,红二、六军团开创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3.川陕革命根据地反“六路围攻”
       9月,红四方面军粉碎了敌人对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六路围攻,共毙伤停敌军8万余人。
4.红二十五军的长征
       11月,程子华、吴焕先领导的红二十五军从河南罗山县境内出发,开始西征。12月,进至陕南。次年9月,在陕西延川县永平镇同陕甘红军会师。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book/hsnl/586.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