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书籍 > 初心铸忠诚

大山之巅的忠诚“信鸽”--王顺友

       每个人都在追求着自已理解的幸福,那些跋山涉水的马帮怀揣着运货挣钱的梦想,穿越危险、穿越艰难,被演绎出无数传奇故事。但是,如果不是众人结伴而只是一人独行,如果不是走捷径而是迂回在深山村寨,如果不是为了运货挣钱而是为传递书信,如果不是闯荡几年而是奔走一辈子,又怎能只是“传奇”呢,必须是一“伟大”。
       二十年,每年至少330天,在苍凉孤寂的深山峡谷里踯躅独行
       二十年,步行26万多公里,相当于环绕地球六圈半;
       二十年,没延误一个班期,没丢失一封邮件,投递准确率
       100%;一个人,一匹马,一条路;雪域高原,万水千山,铿锵承诺。奇迹创造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马班邮路乡邮员一王顺友。

大山深处的“绿色桥梁”

       1984年,年仅19岁的苗族小伙子王顺友子承父业,从当乡邮员的老父亲手里接过了马疆绳,成了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名普通的马班邮路乡邮员。
“送信就是为党做事,为党做事的人要吃得起苦。”老父亲拍拍儿子的肩膀郑重地说。王顺友把这句话牢牢地记在心里,从此走上了马班邮路的漫漫征途。
       四川木里藏族自治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这里高山绵延起伏,全县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大山有20多座,平均海拔3100米,生活和工作条件十分艰苦。从海拔近5000米到近1000米,气温从零下十几度到近四十度,需要经过大大小小的山峰沟谷,穿过四片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
       必经之地还包括当地老百姓都谈之色变的“九十九道拐”。这里,拐连拐,弯连弯。抬头,悬崖峭壁;低头,波涛汹涌。天似簸箕,路如天梯,人随马后,马粪便直接掉在身上,想躲都躲不掉。有的地方必须手脚并用方能通行,稍有不慎,就会摔下山崖,江水呼啸而过,连尸体都找不到。
       这就是王顺友走了20年的邮路!
       在这条路上,没有人能替他分担这近乎残酷的艰苦,他一人扛、一肩挑。
       冬天一身雪,夏天一身泥,饿了就啃几口糌粑面,渴了只能喝几口山泉水或吃几块冰。到了雨季,他几乎没穿过件干衣服。
       当万家灯火、家人团聚的时候,王顺友只能一个人蜷缩在山洞、牛棚、树林里或露天雪地上,只有骡马与他相伴。
       由于常年风餐露宿,喝酒驱寒,王顺友的身体落下来一身的毛病:心脏、肝脏、关节经常受到病痛的折磨,胃病也常年伴随他。
       年仅40岁的他,脸色黝黑,眼窝深陷,皱纹有如刀割,布满了消瘦的脸庞,看上去似乎50有余。
       就是这个外表矮小、干瘦背驼的“男子汉”,面对这绝无仅有的困苦,依然以顽强的意志战胜了艰难险阻和孤独寂寞,每年投递报纸8000多份、包裹600多件、函件1500多份,为大山深处各族群众架起了一座“绿色桥梁”。
       正如他自己所说:“搞好本职工作是我的责任,再大的苦也要忍了,不能给党丢脸。”

就算肠子断了也要把邮件及时送到

       1995年5月的一天,王顺友像往常一样,走到连当地人都望而生畏的“九十九道拐”。在这里,马帮踩出来的羊肠小道几乎垂直挂在雅砻江边的悬崖上,而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骡子在前面慢慢地走着,王顺友紧跟在骡子的后面,眼看就要走出“九十九道拐”了,一只山鸡突然飞出,吓得骡子一个劲儿地乱踢乱跳。王顺友急忙上前想拉住缰绳,谁知刚一接近,骡子突然抬起两只后蹄朝王顺友踢去,正中王顺友的肚子。
王顺友疼得双手捂住肚子,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直往下流。
       过了好久也没有等到人来,他只好忍痛站起来继续赶路。肚子越来越痛,他再次倒在了地上,痛得汗水湿透了全身的衣服。
       “那个时候,心里想不如死了好受些。可是,我的邮件还没送完,乡亲们还在盼着我,我必须站起来,必须走下去。”
       于是,王顺友忍着剧痛,边走边歇,边歇边走,一直坚持了9天,才把这班邮件送完。
       回到木里县城,在医院的奋力抢救下,王顺友的性命总算是保住了,但他的一根肠子从此短了一截,留下了终身残疾。
       一直到现在,王顺友的肚子上还留有一条10多厘米长的伤疤,一遇到天气变化就会隐隐作痛。
       当年为他做手术的医生回忆说,当时王顺友高烧不退,身体非常虚弱。打开腹腔后发现里面全是脓血和肠内物,进一步诊断发现肠子破裂3厘米,因为耽误了9天而导致了肠漏。
       由于病情危重,这一次,王顺友住院43天。而这43天,居然就是王顺友20年来唯的一次长假。
       “那次受伤后,我有点不想干了,心想哪怕穷点,也比干这份又苦又累又孤独的工作强得多。”可是,这大山里的乡亲们需要我,盼着我啊!他们有一个月看不见我,就认为党和政府不管他们了。在他们眼里,我不仅是乡邮员,更是共产党员,是党和政府的代表。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必须坚持下去。”想到这里,王顺友抖擞精神,重返邮路。

人在包在,责任如山

       县城--白碉乡--三桷垭乡--倮波乡,来回360公里。
       木里的马班邮路中,数王顺友这条最长。沿途,除了偶尔能碰见马帮,几乎无人。
       海拔4200米的察尔瓦梁子,彝语意为“披肩”,形容山很直、很陡,当地人称“鬼门关”,是王顺友的必经之地。这里,王顺友一走就是20年,由此得一绰号: 王胆大。
然而,除了大自然的无常,让“王胆大”心有余悸的还有人的侵袭。2000年7月,王顺友翻越察尔瓦梁子。突然,树林中窜出两个劫匪。“把身上的钱和东西统统交出来!”劫匪手持尖刀,恶狠狠地叫嚣道。
       王顺友拔出防身用的柴刀,用一副拼命的架势说:“我是乡邮员,驮的是邮包。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这番话倒让劫匪发愣了。趁此机会,王顺友跨上骡马,箭一般冲了过去。这次历险,让“王胆大”名声更噪。
       事后,王顺友仍对邮包安然无恙颇为得意:“亏得冲过去了,不然邮件怕是保不住。”
       邮包,就是王顺友的命。“邮件是国家之宝,湿不得,脏不得。”王顺友常说,人在包在,这是规矩。
       为了“人在包在”,为了这个规柜,王顺友差点把命都搭进去。1988年7月,湍急的雅砻江边,王顺友习惯性地套牢溜索,准备过江。
       然而,快到对岸时,溜索绳突然绷断,王顺友“啊”的一声,从两米多高的空中跌落下来。所幸,人只摔在江岸上,可邮件却从背上弹入水中,顺江而去。
       顾不上不习水性,顾不上庆幸死里逃生,王顺友操起根树枝,纵身扎进江中。
       水流湍急,再加上受到刺激,把邮包拖上岸时,王顺友整个人瘫倒在地。不等缓过劲儿来,王顺友又挣扎着起身,奔向倮波乡.... 

让倮波乡人难以忘怀的,又何止这一幕?

       1998年8月,木里遭受百年一遇的暴雨、泥石流袭击。通往外县的路全被冲毁,连小桥也被洪魔卷走。整个倮波乡几乎成为与世隔绝的孤岛。
正当乡民们绝望时,王顺友来了。“浑身沾满稀泥,裤脚高高挽起,蹭破皮的腿上,血个劲儿往外渗,和着泥水往下淌,额头上也肿起了一个大包。”
当严严实实的塑料布包好的邮包打开后,人们惊呆了:15公斤邮件干干净净,完好无损。

有人问:这么做,值不值当?

       “只要乡里能及时跟外面保持联系,值当!”王顺友淡淡地说。

点评

       本职岗位是共产党员保持先进性的平台,做好本职工作就是保持先进性的体现。王顺友的事迹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对党的事业的无比忠诚,对人民利益的高度责任感。王顺友凭着忠诚的信念和坚强的意志,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亲身实践,塑造了忠诚执着、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乐观向上的一种“马班邮路”精神。广大党员特别是普通党员都应该向王顺友学习,有坚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有强烈的敬业精神,热爱本职工作,从平凡小事做起,从具体工作做起,把共产党员的先进性牢牢扎根于岗位上,深深体现在工作中,让平凡的岗位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book/cx/499.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