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书籍 > 初心铸忠诚

解救中央红军的“叫花子”--项与年

英雄无语,但是在个人安危和组织利益的抉择面前,英雄的信念意志却始终坚定如山。
松毛岭下的文坊村,旧名温坊村,位于福建省连城县朋口镇。1934年的血色中秋“松毛岭战役”之前,红军就在这一带发动了著名的“温坊战斗”。
像闽西的大部分村庄一样,文坊村看上去平淡无奇。
其实,这是个人杰地灵、钟灵毓秀的地方。1934年,出身于这里的一名共产党员,以他的赤胆忠心,写下了长征序曲中生死攸关的一笔。
这一笔,60多年后还有人记得--1996年,习仲勋同志为纪念此人的文集《山路漫漫》作序,称赞这是“他最为辉煌的一页”--在红军实行战略大转移的前夜,把关系到革命全局的重要情报及时送到了瑞金,亲自交到了周恩来手中。
这个人叫项与年。
获取“铁桶计划”情报
项写年,原名项廷樁,化名梁明德,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负责上海与苏区的秘密情报联络工作,是周恩来直接领导的中央特科成员之一。
项与年是位传奇英雄。他的故事令人唏嘘,后来还有人把它写进了小说。
1934年9月下旬,蒋介石在庐山牯岭召开军事会议,部署进攻中央苏区的“铁桶计划”。蒋介石声称“剿共’大业,毕其功于此役”,对“铁桶计划”抱有极大期望。
国民党集结150万大军、270架飞机和200门大炮,以瑞金为目标,各部队实行向心攻击,在距离瑞金150公里处形成一个大的包围圈。然后每天攻击前进5公里后修筑碉堡工事,严密进行火力配系,在瑞金周围构建起30道铁丝网和火力封锁线,断绝交通,封锁红军的-切物资和信息往来,最后将红军主力压缩到狭小范围内进行决战。
这就是“铁桶计划”的主要内容。
为防止红军突围,该计划还配备10辆军用卡车快速运送部队实施机动截击,妄图在30天内将中央苏区的红军彻底歼灭。
这是个由德国顾问制定的、与前四次围剿完全不同的严密计划。据说耗资上亿元,仅计划文件就重达两三斤,每份文件上都打着蓝色的“绝密”字样、并进行了编号,所有官员必须按收件人编号签字领取文件。
中央苏区和红军正面临着巨大危险。而当时中共中央的“左”倾领导却还在命令红军处处设防,以阵地防御结合“短促突击”应对国民党军的进攻。军情十万火急!庐山军事会议一结束,从事我党地下工作的国民党高官莫雄便冒着泄密杀头的危险连夜赶间,向项与年等地下党员通报情报,并将整套绝密计划交给地下党研究。
这是关系到红军生死存亡的情报。项与年等人连夜用特种药水将绝密文件的主要内容密写到四本学生字典王。之后,项与年扮成教书先生,把字典装进布袋,连夜急赴中央苏区。
                       巧扮“乞丐”闯关
    为减少与敌军关卡接触,项与年白天休息,晚上利用夜幕掩护。避开大路,穿山越岭。经过三四天风餐露宿,项与年形容憔悴,挥身乏力,几乎走不动山路。
离瑞金越近封锁越严,山上布满铁丝网和暗堡,山下更是岗哨林立,盘查甚严,到处都是敌军的哨兵,简直是插翅难飞。
于是,如何继续闯过关卡就成了项与年面临的一大难题。经过反复思考,他决定装扮成叫花子,走大路通过敌人的封锁线。
叫花子就要有叫花子的样子,经过思索,项与年毅然钻进山林,拿起一块石头,以惊人的毅力,对着自己的嘴巴连砸几下,砸掉了4颗门牙。
那一刻,他嘴里血流如注。不难想象,当时的项与年是疼痛难忍的。他忍着剧痛将四本密写字典藏在满是污垢的袋子里,上面放上讨来的发馊食物,赤脚下山了。
此时的项与年,蓬头垢面,衣衫褴楼,俨然一个乞讨的叫花子。再加上他脸色苍白,嘴肿腮胀,面部变形到狰狞吓人,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酸臭味,沿途敌军士兵见了,很远就捂住鼻子大骂:“滚!滚!”
一路上,他饿了就跟人乞讨,渴了就喝点泉水,实在困了就倒在树下睡一会儿,发现四周无人就努力疾走快跑。
就这样,项与年锲而不舍,穿过敌人的层层时锁,经过长途跋涉,于10月7日到达瑞金。
由于过度劳累,项与年刚一见到持枪的红军战士,就一屁股坐到地上。他扬起手。用力地说:“我要见周副主席。。。”“你!你要见周副主席?”红军战士有些迷惑。他们实在想象不出,这样一个浑身散发着臭味的老乞丐,怎么会知道周恩来的名字。
其中一个干部模样的红军问:“你是干什么的?你怎么知道周副主席?”“我是地下党员,有重要事情要见周副主席。。。”老乞丐气喘吁吁地说。
这位红军干部听他这样说,立即把他带回阵地,转送到团部、师部。师部在一栋民房里,忙碌的师首长很快给驻江西于都的中央军委作战值班室打电话请示。
值班室的参谋问:“他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师首长转头问。
“我叫项与年。”老乞丐说。
过了一会儿,作战值班室来了电话:“立即将项与年送来,周副主席要尽快见到他。”师首长感到事关重大,立即命人牵来两匹马,派出一名干部,将项与年送往于都中央军委驻地,来见周恩来。
周恩来看到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项与年,不禁大吃一惊: 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项与年有气无力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哆嗦着将绝密情报从贴身的衣袋中掏出,递给周恩来。周恩来立即让人翻译。
项与年送来的绝密情报使临时中央负责人充分意识到了红军危在旦夕,必须抢在敌人的“铁桶”布置完毕之前,迅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于是,临时中央一致决定,以中革军委名义发布行动命令,加紧进行战略转移。
于是,国共两党的历史上就有了这样的记载“铁桶计划”尚未布置完毕,中央红军即突然实行战略大转移,果断突围撒离中央苏区,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
                         继续传奇故事
    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项与年加入了长征先遣侦察队。途中,他又奉命离开红军队伍,来到上海。
在上海,项与年见到了中央特科的负责人接受了新的任务。与此同时,他还抽时间去看望了在上海半工半读的儿子项南。
在看望儿子的第二天,项与年就带领两名爆破队员登船去南京,完成破坏敌人运输线的任务。年仅16岁的儿子项南,望着来去匆匆的父亲,感到十分好奇。他不知道父亲到底从事什么职业,父亲在项南眼里始终是个谜。
刚到南京,项与年就被国民党密探拘捕。面对敌人的盘问,他始终沉着应付,否认自己是共产党员,只承认自己是被同乡骗来的同路人,逐步骗得敌人看管上的的放松。
一天夜里,他巧妙地逃离看管所,找到了当地党组织,然后乔装成商人向赣江,继而转往河南信阳,又经汉口返回上海找到中央特科的负责人。事后,党组织授予他“反特斗争胜利奖”。
后来,项与年在上海身份暴露。1935年初,党组织派他到香港继续做精报工作。为便于隐藏活动,他改名梁明德,北上天津,西往长安,同王世英、江锋、南汉宸、习仲勋、李克农等共事,在西北军和东北军上层人士中从事统战工作。
此后,项与年的名字连同他的传奇故事悄然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他新的化名--梁明德。
点评
    真正的共产党人,应以忠为基石,以诚为本质,不惧任何困难,培育为党尽责的职业操守,始终忠诚于党的事业。项与年是一位可敬的英雄战土,他为了党的情报工作,不畏艰险,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中央红军提前突围、胜利转移作出了不朽的贡献。尽管项与年的贡献在当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历史终究不会忘记英雄。优秀的共产党员员对党忠诚,不仅因为他们一心向党、言行一致,还在于他们创造性地完成了党赋予的工作任务,留下了好的政声政绩。我们应该不忘,初心、对党忠诚,不伯艰难、砥砺奋进,在本职岗位J争取走在前列,完成好党和人民赋予的新使命新任务。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book/cx/494.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