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书籍 > 初心铸忠诚

棒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杨善洲

“我只是在尽名党员的职责,只要活着,我就有父务和责任帮群众办实事。”
2010年春天,已经持续半年的干旱让云南很多地方的居民饮水变得异常困难。
然而施甸县大亮山附近群众家里的水管却依然有清甜的泉水流出,他们的水源地正是大亮山林场。
附近的村民感到心满意足,同时也让他们对杨善洲的奉献更加念念不忘。
杨善洲,云南省保山市原地委书记,退休后他选择到异常艰苦的大亮山植树造林,一干就是20余年。
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让夕阳人生散发出炫目的光彩?
穿草鞋的书记
杨善洲这样解释自己为什么在退休后去大亮山植树造林:“担任地委领年期间,有乡亲不止一次找上门,让我为家乡办点事情。我是保山地区的书记,哪能光想着自己的家乡,但毕竟心里过意不去呀,是家乡养育了我。于基我就向他们承诺,等退休后,一定帮家乡办点实事。”
为了兑现“帮家乡办点实事”的承诺,杨善洲想到了位于施甸县城东南44公里处的大亮山。
杨善洲的老家就在大亮山脚下的姚关镇陡坡村。从前这里树木茂盛、郁郁葱葱,大炼钢铁时因为大量砍伐树木,改革开放时当地人民又大规模毁林开荒,致使原本翠绿的大亮山变得山秃水枯,自然生态遭到严重破坏。周边十几个村寨“一人种一亩,三亩吃不饱”,重新返贫,少吃没穿,困难重重。“再这么下去,子孙后代的日子可怎么过?”杨善洲忧心群众饿肚子,为此愁眉不展。
于是在1988年退休后的第三天,杨善洲就背起铺盖卷,风尘仆仆来到了离大亮山最近的黄泥沟。第二天,大亮山国社联营林场正式挂牌成立。
很多年之后,人们都还清楚地记得杨善洲初上大亮山时的情景。
因为条件简陋,当时他住在用树权搭起的简易窝棚里,脚上套着草鞋。看起来像是一个放羊的老汉。简易窝棚不到半年就被风吹烂了。好在林场获得了省里的一笔资金支持,盖了40间油毛毡房,杨善洲和工人们在里面一住就是近10年。毡房冬天冷,夏天闷,碰上下雨,被窝常被淋湿。几年下来,杨善洲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和支气管炎,一到深夜,人们就能听到毡棚里他一阵阵咳嗽。
10年后,当林场用砖瓦房取代油毛毡房时,破败不堪的油毛毡房早已被四周郁郁葱葱的绿荫所掩盖。
捡果核的书记
大亮山有几处奇观值得特别说一说。一是巨型盆景,二是果核培育成的当时为了让光秀秃的大亮山变成被林木覆盖的林海,杨善洲绞尽脑计,想了无数办法。林场需要栽种大量的树苗,可刚刚成立的林场没有充足的资金,到哪里去弄树苗呢?
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带着林工,四处寻找树苗。他甚至还把自己家里原先种下的几十盆盆景也全部移权到大亮山上。这些摆放在家里的雪松、梅、银杏,从此在大亮山上扎下了根,自由自在地生长。
现在这些底院观赏木都已经长成抵技的大树,变成点缀大亮山的一抹别致的色彩。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并不是这些巨型盆景,而是20年前杨善洲从街上捡回来的果核,如今已经繁育成大片繁茂的森林。
“当时没钱买苗木,怎么办呢,只好去街上捡果核。”杨普洲挂着拐杖,站在大亮山上最初种树的地方,指着一大片林子说。
创业之初,林场资金极其短缺,为了破解难题,杨善洲想到了捡果核育苗栽种,这是当时林场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每次下山回到城里,杨善洲就到马路上转悠,捡别人随意扔掉的果核,然后存放到家里的麻袋里,等积少成多后便用马驮到山上。
有一次,杨善洲在街上捡果核时,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小伙子非常生气,冲着他破口大骂:“捡破烂儿的,你撞到我了!”
旁边有人赶紧把小伙子拉到一边,告诉他那位老汉是原来的地委书记杨善洲。小伙子--时涨红了脸,没想到这个穿着不起眼的老汉曾经当过那么大的官。

杨善洲却像没事人一-样,拄着拐杖,佝着腰,低着头寻找地上的果核。每年的端阳花市是保山当地的传统节日,也是人们丢弃果核最多的季节。每年一到花市时节,杨善洲就发动全场林工,都到街上去捡果核。
当年那些小小的果核,如今都已在岁月轮回中变成一棵棵枝繁叶茂的果树。杨善洲还经常背一个粪筐到村寨路上捡骡马粪、猪粪,给树苗做底肥;到垃圾箱里捡纸杯、碗装方便面的外壳,当营养袋,培育“百日苗”;他还专门坐几百里长途车,从怒江引来红豆杉,从大理引进梨树苗。
 “正是因为有老书记带着我们们加油干,林场才能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步挺了过来。林场的工人说。
20多年前,初上大亮山的杨善参洲头发只是灰黑,如今却已满头飘雪.大亮山就这样在杨善洲和他带领的这支队伍手中一天天变了样。
辛苦种下的树苗一年年长高,逐渐长成了参天的大树,上千万株林木汇成了5.6万亩的林海。林海保住了水土,改善了当地干涸的生态系统,昔日枯死的大亮山在水的滋养下“活”起来了。
多少年来,这片土地上的人喝水只能去远方靠马驮人挑,终于第一次在家门口喝上了甘甜的水。有了水,农民种起了蔬菜、蘑菇、茶..多少年来,山里人出门没有路,家里没有电。如今,林场的一条大路串通了村村寨寨,路上来来往往都是拉满货物的运输车;林场的电拉到了四女八村,点亮了大亮山的夜晚,璀璨而温暖。
多少年来,光秃秃的大亮山让山里的野生动物不得不逃向远方。如今山里环境变好了,山上重新出现了野猪、野鸡、狗熊,甚至还迎来了新的安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灰叶猴。
大亮山成了聚宝盆。
有关部门曾经算过一笔账: 整个林场约有120万棵树,按每株30元的时低价算,林场总价值也有3亿多元!新种下的苗术每年都在成长,等长成又是一笔可观的绿色存款,至于林场产生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更是无法估量。
杨善洲欣慰的笑了。2009年4月,他把自己用20年时间辛苦创办的大亮山林场的经营管理权,正式无偿移交给施甸县林业局。
忠骨微青山,精神昭日月
大亮山林场给当地群众带来的好处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显现出来。
大亮山林场最显著的社会放益是解决了当地群众的人畜饮水难题。现任场长董继军说:“林场现在承担着3个1乡镇11个村委会70个村民小组2.5万人的饮水供给任务和两个糖厂的蔗区灌溉任务。
在担任大亮山林场义务承包人的20年间,杨善洲接受的唯报酬是:每月70元的伙食补助,1996年,随着物价上涨,林场将补助标准提高到了100元。2009年底,保山市委、市政府为杨善洲颁发特别贡献奖,并给予一次性奖励20万元。杨善洲将其中的10万元捐给了保山一中,6万元捐给了林场和附近的村子搞建设。
“我只是在尽一名党员的职责,只要活者,我就有义务和责任帮群众办实事”。杨善洲说,“实在干不动了,只好把林场交还给国家,但这不是说我就退休了,有我力所能及的事,我还是要接着帮老百姓办,共产党员的身份水不退休”。
2010年10月10日,杨善洲告别人世。临终前他留下遗言:不开追悼会,不办丧事,遗体火化,如果我的亲朋好友和家属子女想念我,就到雪松树下坐一坐吧.....
他去世的那一年秋天,是大亮山最悲恸的秋天,层林如血,长风当泣...
当地成干上万的百姓扶老携幼,走出家门,为他们的老书记送上最后一程.....
“杨善洲,杨善洲,老牛拉车不回头,当官一场手空空,退休又钻山沟沟;二十多年绿荒山,拼了老命建林场,创造资产几个亿,分文不取乐悠悠....
这首歌唱遍了整个大亮山。
点评
一个人有什么样的理想信念,就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人生坐标、行动方向。杨善洲把自己的根牢牢扎在人民群众之中,始终把党和群众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始终把老百姓的事看成头等大事,始终把群众的冷暖疾苦挂在心上,努力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解难事,淡泊名利,公而忘私,廉洁奉公,集中体现了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追求,集中体现了为民务实、清廉的优秀品格。杨善洲之所以能够恪守人民公仆本色的精神高地,就是因为他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做到一辈子咬定青山不放松,做到了一辈子坚持、坚定、坚守。我们要认真学习杨善洲身上体现出的这种公而忘私、一心为民的精神,脚踏实地、努力工作,不计荣辱进退、无私奉献,传承中国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
一心为民,永葆本色--高德荣
“这是我的家乡,我的母亲,我不能离开她,要保护她,要发展她。”
2014年4月10日13时28分,随着独龙江公路隧道一标段最后一爆的轰然巨响,全长6.68公里的独龙江公路重点控制性工程--高黎贡山独龙江隊道贯通。
这标志着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将彻底告别一年中大雪封山长达半年的历史。
贡山县原县长高德荣早早带领独龙江乡的干部群众,来到独龙江隧道出口处,随着独龙江隧道彻底贯通的欢呼声响起,高德荣和当地群众采了杜鹃花,把独龙人民的“英雄花”戴到公路施工人员的胸口...
              冲出雪山,“天堑变通途”
独龙族人生活的独龙江乡,与县城隔着座高黎贡山。
独龙江人翻越高黎贡山走到贡山县,来回要半个月。中国成立后修通了“人马驿道”, 但走一个来回仍然要六七天。
没走过这条路,就不知道独龙族乡来的苦。
从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县城出发,驱车沿盘山公路走,有时,两车相向而驶过程中,行驶在外侧的车辆好像要被里面的车挤落万丈悬座;有时,道路颠簸得感觉要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了。
公路要过海拔3300多米的提口。12月中旬,山城上已积起半尺厚的雪。再过几天,积雪会深达几米。这时大山西侧的独龙江峡谷就会被大雪封闭。如果有人冒险冲关,就要冒着“生死半条命”的风险。
这是独龙江人出山的唯一通道。此前是条人马驿道。再往前,人就得滑溜索、攀岩石了。
高德荣在独龙江边土生土长,曾是贡山县县长、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这条路,他不知走了多少趟,是“苦”过的人。
冲破大雪封山,是独龙人的梦想。“没有路,独龙江的落后面貌永难改变。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高山雪线下面的较低海拔地区,打通一条长隧道,让公路避开积雪。
为此,平时不爱求人的高德荣,上下奔忙、四处汇报,他还利用自己担任全国人大代表的便利,在全国两会上大力呼吁。在各级各界的重视支持下,在当地干部的共同努力下,这项工程终于在2011年开工。
当隧道即将贯通的时刻,高德荣难抑心头喜悦。激动、兴奋…山里人的冲动劲上来了。他联手贡山县独龙江乡的几名少数民族干部,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了一封信,汇报当地发展情况,重点汇报了独龙江公路隧道即将贯通的喜讯。
习近平总书记很快就回了信,在信中他作出重要批示,“谨向独龙族的乡亲们表示祝贺”“我直低念着你们的生产生活情况”,并对下一阶段的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总书记的回信,让独龙江沸腾了。
种草果,养蜜蜂,老县长倾尽心血
“怕的就是老百姓穷,怕的就是老百姓问题解决不了,发展不了。”
走进如今的独龙江,草果飘香,蜂蜜四溢;国家帮助建盖的幢幢别墅式的农家小院拔地而起,宽敞平整的柏油路通向独龙族各村寨;独龙族群众和山外的城里人一样享受上网、通话、看数字电视...
独龙江今天取得翻天覆地的变化,知情的人都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独龙族的今天,而党的民族光辉政策在独龙族聚居地独龙江乡的贯彻落实,全仰仗老县长高德荣殚精竭虑、倾尽心血。”
认识“老县长”的干部群众说,他是一位坐不住办公室的人,他的“办公室”在田间地头、在施工现场、在百姓的火塘边。
高德荣带领独龙江乡干部群众发展草果、花椒、重楼、茶叶、核桃等种植业,和养殖独龙牛、独龙鸡等产业发展项目,为独龙江乡4000多独龙族同胞逐渐探索了一条具有长效增收机制的特色产业发展道路。
“上级照顾我们,其他兄弟民族支援我们,是因为我们落后,戴着落后的帽子一点都不光彩,太难看了。不要总想起伸手要,要多想想如何放手干。”面对这样高起点、大手笔的发展机遇,高德荣对乡村干部和独龙族群众谆谆教诲。
高德荣根据独龙江自然气候特点,亲自披荆斩棘,带领群众在密林深处套种草果、花椒、重楼等,并发展中蜂养殖业,深得群众拥护和爱戴。
“老县长养蜂比我养得好,他干什么都喜欢琢磨和研究,你看他的蜂箱制作技艺和摆放位置都高我们一筹。”巴坡村委会木拉当小组村民木林功是当地有点名气的养蜂人,他家有80多桶蜂箱,但平常只有60%有蜜蜂进洞筑巢,蜂箱数量不少,但产量不高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木林功。这也是其他养殖户普遍遇到的情况。
“按目前的市场价格,平均箱蜂蜜能卖400元,如果一家人养了50箱蜂就能有20000元的收入。”高德荣算了这样一笔账后,不,带头养殖中蜂,并留到一个独龙族生活习性,不到几年他的中蜂“存桶”率就而达80%。现在,他每碰到一个独龙族中蜂养殖户都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们。目前全乡共养殖中蜂达13000多箱,很多群众都从中收益。
“我家去年仅卖蜂蜜就卖得300多元,老县长教我们的养锋项目好啊。”孔当村委会腊配小组村民孔剑伟是养殖中蜂实现收益的第一批独龙族群众之一。他说,养中蜂真是个既省力又挣钱,还不太占地方、不影响环境的产业,养在草果地里,因为蜜鲜承担了传粉作用。草果还结得多,一举两得。
“独龙江的草果种植业发展,也是高老县长带头的。”独龙江乡党委书记说。早在2007年,高德荣就邀请专家开始探索种植草果,并且率先示范种植。独龙江乡气候湿润、雨量充沛,十分适宜草果生长,草果作为产业发展建设中的主打项目被确定下来。
“当时已年过50的他和其他人一样,背着三四十公斤重的草果苗,艰难地溜索到江对岸。”他的弟弟高力志对当时的艰辛记忆犹新。
 “因为钢索桥,八九十米呢,四十米要自己滑过去。篮篮里面背起草果苗,到那边以后滑不过去,手脚并用呢,年纪大的人是气也喘不过来呢。”
目前,独龙江全乡累计种植草果31000亩。2013年亩产50公斤以上的已有20户,全乡草果收成达到80吨,按每公66元计算,仅草果一项,全乡农民收入达48万元。
在国家政策的强力扶持下,高德荣身体力行地也带动着独龙族群众发展种养殖业,并取得极好的成效。
美丽家乡,既要保护,更要发展
如今,在高德荣“老县长”的心里,还酝酸酿着一个更大的心愿:他希望尽快打通独龙江和高黎贡山与毗邻国家的口岸通道:尽快实施“南下北上、东进西出、打破口袋店”的交通发展战略,将现在的公路向北延伸进西西藏,向东连通迪庆,这样不但从根本上解决了整个怒江州的交通“瓶颈”问题,而且还可以将独龙江与西藏的察隅、迪庆的梅里雪山合成一个环行旅游线路,让美丽的独龙江不再孤独地养在深山人未识,使之成为滇西北最富魅力的旅游胜地。
为了把独龙江打造成国家4A级旅游景区,高德荣在1996年独龙江简易公路挖建中就提出,要力争最大限度地保护好沿途的植被资源。
高德荣始终信奉“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理念。
他在每一次下工地、进村子时总要强调保护植被。如果有个别施工队和群众乱砍滥伐树木,被老县长发现,他不仅当场严厉批评,还会不讲情面地向乡林业站举报。几年下来,老县长举报的案例就不下10件,以致贡山县林业局局长肖永福也不得不折服,他对高德荣竖起大拇指说:“老县长,您一个人对独龙江动植物的保护,超过我们7至8个森管员的力量。”
为了保护濒危动物戴帽叶猴,老县长把他的生产房(简易篱笆房)建在了戴帽叶猴经常活动的独龙江边一片滥木丛里。藏帽叶猴的珍贵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滇金丝猴,是国家重点保护的一级濒危动物。目前所知,戴帽叶猴仅分布在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细甸北部和中国云南西北部。戴帽叶猴活动在路黎质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独龙江周边的获窄区域,仅余500至600只。
“我把家安在它们的附近,它们放心,我也踏实。”与戴帽叶猴作邻居一事,高德荣是这样解释的。
夕阳西下,奔波了一整天的高德荣顺着江边往回赶。
走累了,高德荣停下脚步,凝望着独龙江的山山水水。
“这是我的家乡。我的母亲,我不能再离开她,要保护她,要发展她。
点评
老县长高德荣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涌而现出来的先进典型,是新时代共立党人的优秀代表,是践行“三严三实”要求的光辉典范,是广大党员干部部特别是边疆少数民族干部的学习楷模。他个子很小,却释放着巨大能量。皮肤黝黑,却是照亮独龙江的一束光。他放弃城市优越的生活,两次返乡扎根在条件艰苦的地方,数十年如一日地扎根边疆山区,怀着对党和人民事业的满腔热情,带领广大党员干部群众抓机遇、谋发展、搞建设、兴产业,改变了独龙江交通闭塞、基础设施落后、发展迟缓的面貌。高德荣爱民至深、为民至诚,视百姓为父母、待群众如亲人,他心为民,不辞辛苦,不计荣辱,心甘情愿为地方经济发展、民族团结、百姓生活改善奔走劳累。只要老百姓能得到好处,再苦再累他都觉得值。他把“群众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当作人生的最大快乐。面对独龙江的封闭、独龙族的贫困,他把“带领独龙族群众改变贫困落后面貌,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不掉队、不落伍,让群众过上更好的日子”作为奋斗目标和人生梦想,坚守独龙江,扎根群众中,为造福一方百姓倾注了大量心血和汗水,作出了突出贡献,被群众誉为“人民的好县长”。每一位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忠于人民、心为民的公仆情怀,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做到心中有民,倾听群众呼声,维护群众利益,切实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book/cx/490.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