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书籍 > 初心铸忠诚

初心铸忠诚-筑梦蓝天写赤诚--李浩

       一名年过半百的老飞行员,在组织需要时,毅然放弃舒适的工作生活环境,主动请缨,矢志空军无人机新质战斗力建设,服从军队改革大局,一路开拓前行。短短5年时间,先后经历5次转隶,从家乡东北辗转东南沿海,最后扎根西北戈壁。他从北到南、从南到北、一路西行的足迹,见证了军队改革中一名老飞行员忠诚、担当和开拓创新的精神品质。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亮茫茫戈壁,初夏的机场依旧透者寒凉。身着飞行服的李浩正有条不紊地进入飞行前准备,这是他有人机改装察打一体无人机的第8个年头,他早已习惯了在方舱里看着数据驾驶战机。
从军38载,飞过6种有人机机型,48岁“高龄”主动改装,成为空军首批无人机飞行员,短短几年间成长为我军察打体无人机部队的中坚骨干。 5年间先后经历5次调整转隶,身随令动,从繁华都市转战东南沿海,直到如今扎根大漠戈壁。一路西进,追寻着梦想的召唤,追随着改革的步伐,李浩忠于党的组织,服从党组织的安排,对党忠诚、 为党分忧、 为党担责、 为党尽责,他笃定这条路通向无人机战场的未来。

不忘初心,西出阳关试剑

       2011年2月,东北的春天还飘着雪。空军为推进新质战斗力建设,从部队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全面展开。
       身为空军“王牌师”飞行尖子的李浩,当时已安全飞行3000多小时,即将达到战斗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
       摆在他面前的路似乎很多:退休养老、转业安置、地方高薪聘请、改装无人机。
       李浩坚定地选择改装无人机----不仅要 飞,而且要远赴东南沿海从“零”开始飞!
       “李浩可选的路有很多条,但他选择了一条最难走的路。”好不容易盼到李浩到龄停飞,妻子张素娟很不理解,“提心吊胆一 辈子, 眼看就能过上安稳日子了,怎么又要只身一人远走他乡?”
       李浩听了心里也不是滋味,谁不想每天陪在家人身边呢?
       那天晚上,李浩与妻子聊到深夜。无人机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他30年的飞行经验,现在刚好能够派上用场,如果现在不往前冲,军人的价值又体现在哪里?
       妻子最终理解了他的抉择,支持他再次踏上征程。
       2011年春节刚过,李浩告别了家人、战友和生活了20多年的黑土地、成为空军首批无人机飞行员。一年后又调入某型无人机团改装察打一体无人机,三年后随部队转隶。2014年,在新组建某无人机部队时,李浩再次成为选调最佳人选。
       接到通知时,李浩正在西北参加某大型综合演习。这是他面对的第5次转隶,而且是驻地自然环境最差的一次。
       部队领导担心李浩想不通,本想做李浩思想工作, 没想到李浩毅然决然地表态:“没问题, 让我去哪儿就去哪儿,只要组织上需要我飞,我就一门心思飞下去!”
       从内地转到边疆、从空中转到地面、从座舱转到方舱、从舵杆转到键盘,部队驻地换了5次、岗位角色转换3次,李浩始终以对党和军队的赤胆忠诚、对强军兴军的热烈渴求、对飞行事业的深沉挚爱,听从指挥、服从安排,不忘初心,交出了一份强军报国的忠诚答卷。

转型重塑,雄鹰换羽高飞

       当落日的余晖逐渐沉入苍茫大地,一天的飞行结束了。李浩却迟迟没有走出地面方舱,他带着花镜,握着笔,端坐操控席,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比对着各种飞行数据。
       从歼击机飞行员到无人机飞行员再到无人机飞行教员,李浩引以为傲的2.0鹰眼,架上了200度老花镜。
       戴着眼镜的李浩,依然如他年轻时一一样,眼神坚毅、目光灼灼。
       从有人机到无人机,一字之差,随之而来的却是思维方式的变革、知识结构的重塑、能力素质的跃升.....
       一道道无形的坎儿横亘在李浩面前,挑战着这位年近五旬“老飞”的极限。
       转型关键在于换脑。凭着近30年有人机飞行的经验,孝浩原以为可以轻松上手,哪想这恰恰成了“拦路虎”,李浩需要彻底打破固有的“一人一机”系统思维。
       无人机是系统作战,需要飞行操控、任务载荷等多席位数人协同配合。要想达到“人机合一”的境界,必须全面掌握多个领域十几门专业知识、工作原理。为了克服年龄偏大、记忆力逐渐退化的劣势,李浩把各专业要点编成顺口溜反复记忆,别人学一遍, 他就学十遍甚至       几十遍。厚厚的专业书籍被他翻得破旧不堪,到处都是胶带补丁和密密麻麻的手记,无论哪个知识点,只要有人问,他就一准儿知道在第几页第几行。
       为了搞清一个飞行原理,李浩跟工厂来的小姑娘红过脸;看见带教的新员操作不到位,他边说边比画急得满头是汗;一个新的训法战法出炉,他笑得抿不上嘴;碰到一时难以解决的装备问题,他愁得整宿睡不着觉!
       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必成。在不断前行中,李浩成了我军精准控制某型无人机第一人。改装无人机以来,李浩先后主导突破了无人机操控和作战运用多项重大技术难题,提出100多条建议反馈厂家,大大提升了我军无人机运用效能。
       为提高无人机作战能力,李浩带领团队广泛开展无人机作战理论技术研究,完成了60余项课题,研练创新了4种作战样式和战法,提升了我军无人机实战化作战水平。

时不我待,身许大漠无悔

       年轻的无人机飞行员陈永超是李浩带教的第一个徒弟, 最近一年来,陈永超发现李老师走路越来越急,说话越来越快,甚至于已经着急得提前学完了下一个新机型的全部理论。李浩坦言:“那是我心里着急啊,我还想着赶在退休前再飞一新机型呢!”
       没有人知道,李浩到底在无人机事业上倾注了多少爱,他们却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吃了多少苦。
       从设施完备的航空兵部队到白手起家的戈壁荒滩,住进20世纪60年代留存的小平房,睡在硬板床,吃上大锅饭,一 觉醒来,墙皮掉得满床都是,饭堂没盖好就蹲在背风处就着沙吃,没有热水器,白天晒水晚上洗澡,被称为“大漠风情浴”。
       苦不苦?苦!“虽然苦,但是能克服,因为值得!”
       2012年母亲病危,李浩正在外执行任务,电话里那句“等儿子任务结束就回去看您”,竟成了他与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李浩的家庭面临很多困难,父亲身患膀胱癌,岳母股骨头坏死并伴有糖尿病长期卧床,照顾老人、抚养女儿的重担全部落在妻子张素娟一个人身上。每次别人夸她有个好丈夫,张素芳都会在心里默念:“好是好, 就是老也见不着....
       很多时候,一名军人的大爱, 需要父母妻儿整个家庭来背负。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李浩要放弃优渥的生活,非要到这儿自找苦吃。而李浩的心中自有风景:因为承受过生命之重,因为体会过失去之痛,才能够明白,能够为自己的梦想奋力一搏、倾尽所有,是何其幸福!
       “飞行就如同我的生命,除非身体不行了或者组织不需要我了,否则我不会放弃我的生命。”能够继续飞行,能够在改革强军大潮中奋力前行,于李浩而言,已是最大幸福。
       因为不想辜负改革强军大潮对自己的“青睐”,李浩几乎倾尽全部的热爱。2015年初,一次飞机落地检查,机务人员发现尾翼控制出现异常。为了尽快找到原因,早点排除故障,刚刚执行完近3个小时飞行任务的李浩顾不上休息吃饭,带着大家一起看回放、深挖故障,3个多小时过去,却没发现任何异常。
       “一定是我们漏掉了,再看一遍。李浩紧盯数据变化,眼睛一眨不眨。“就是这里,找到了!快暂停,回放。”李浩的声音让大家阵欣喜, 赶忙做好记录。李浩已经带人冲进链路数据柜,打着手电对机箱进行挨个巡查,终于在终端接口发现机械故障,并抢修成功。
       突然间,直蹲在地 上我接口的李浩起身便举了过去,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冒出。
       此时,大家才想起李老师已经整天水米未进....
       此身已许家国,此心已予飞行。38年来,李浩心系强军伟业,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飞行事业中,带教过25名飞行员,有的已达龄停飞,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 8年米,他几乎把所有心思都集中在了无人机事业上,编号出《无人机训练条令》、法规供部队使用,发挥着部队战斗力“孵化器”的重要作用。
       按理说,人都应该累了、倦了、疲了,但他却总觉得没飞够似的,每次看到头顶上战机飞过,总要站在底下看一会儿,眼神里流露出无尽的遐想.....
       他知道,他是一名飞行员,他的心始终在蓝天;
       他也知道,他是一名共和国军人,他的事业永远在战场;
       他更知道,他是一名共产党员, 任何时候党有召唤,不辱使命....

点评

       国防和军队改革,是检验党性、彰显忠诚的特殊考场。“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李浩见证过大小十余次调整改革,但无论身在何处、处于什么岗位,始终怀着一颗对党无比忠诚的赤子之心,在转隶调动、改飞机型、进退走留等重大人生关口,他忠于党的组织,自觉听从党的指挥、绝对服从党的安排,始终以绝对的服从践行绝对的忠诚,永葆“我们是共产党员,组织让我去哪我就去哪,没啥可说的”这一至纯至粹的精神品质, 真正做到了“党员干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book/cx/484.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