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书籍 > 初心铸忠诚

初心铸忠诚-许身国威壮河山--邓稼先

       他是享誉世界的中国科学家,功勋卓著的中国“两弹”元勋。作为中国重要的核武器研制工作的奠基者和开创者,他一生为中国的核事业留下了四座里程碑!他是天才,却国常年接触核辐射而身患癌症,英年早逝。他功勋无数,却默默无声。“君视名利如粪土,许身国威壮河山”,是他一生最生动的写照。 
       1986年6月24日,中央军委决定对隐姓埋名28年的邓稼先解密,《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刊登了《两弹元勋--邓稼先》的长篇报道。而这时,这位著名核物理学家、中国核武器研制工作的奠基者和开创者,已经为我国国防科技事业耗尽了他毕生的心血。35天后,62 岁的邓稼先病逝于北京,他临终留下遗言:“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君视名利如粪土,许身国威壮河山”,这是时任国防部长的张爱萍将军悼念观稼先的诗句。作为“两弹一星”元勋,邓稼先一生,忠于党的组织、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将才智、精力、荣誉甚至生命,全部献给了中国的核事业,将对父母、妻子和儿女的爱化为对国家、民族的大爱。

牢记父亲嘱托科学报国

       邓稼先于1924年6月25日出生在安徽省怀宁县白麟坂的铁砚山房。父亲邓以蛰是我国现代美学家、哲学家和教育家,曾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系主任。邓稼先出生8个月后,就被抱到了北京。学贯东西的父亲在邓稼先上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让子女们读四书五经,同时也要读世界名著,学习英文、数学等。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沦陷。那个年代,日军每攻占我国的一个城市后,都要强迫市民游行庆祝他们所谓的胜利。有一次,邓稼先实在无法忍受屈辱,当众把一面日本旗撕得粉碎,并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又踩。这事发生后,为安全起见,邓以蛰只好让大姐带着邓稼先南下昆明。
       临走时,父亲对他说:“稼儿,以后你一定要学科学,不要学文,学科学对国家有用。”邓以蛰并不是什么科学救国论者,他只是凭着自己的经验,寄希望于邓稼先。但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邓稼先的脑海里。
       1940年春末夏初,邓稼先一行抵达昆明,他进入四川江津国立九中插班读高三。1941年秋天,邓稼先考上了西南联大物理系。西南联大被后人誉为战火中的教育奇迹,也是当时的最高学府,这里的名师严教使邓稼先的学业如鱼得水,他读书的劲头比中学时期更胜一筹,并且在各个科目上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6年夏天,邓稼先受聘北京大学物理系助教而回到阔别6年的北平。在北京大学任助教期间,认识了两名和他一生关系很大的学生。第一位, 是日后默默支持他的妻子许鹿希;另一位,是当时在物理系读书的于敏,20年后邓稼先与他合作,为氢弹的理论设计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1947年,邓稼先顺利地通过了考试,留学美国。他留学海外的目的并非镀金,而是为了学到科学知识更好地为祖国服务。他夜以继日地刻苦钻研,三年的博土课程,邓稼先仅仅用了一年零一个月便读完学分,获得博士学位时他才26岁,被称为“娃娃博士”。
       1950年8月29日,邓稼先收拾行李登船回国。他记得小时候离开北平时父亲的嘱托“要学科学”,他也坚信中国共产党必将领导建立个崭新的中国,而建设国家需要人才。他眼下迫切要做的就是用自己所学的科学知识,报效自己多灾多难、在科技方面还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的祖国。

以身许国,隐姓埋名

       1950年10月,回到祖国的邓稼先很快被安排在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1956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8年8月的一天,时任二机部(核工业部)副部长的钱三强找到邓稼先,郑重地对他说:“中国要放一个大炮仗,要调你去参加这项工作。”这个大炮仗,指的就是原子弹。
       邓稼先从钱三强的办公室出来后,心里非常明白,从今以后,他必须隐姓埋名,不能发表学术论文,不能公开作报告,不能出国,不能随便与人交往,不能说自己在哪里,更不能说在干什么,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
       对于一个保持着儿时天性的人来说,相当一段时间里, 他有种被束缚的感觉,但是新中国需要原子弹以壮国威。因此,回到家他对妻子说,做这件事,他死而无憾。
       1958年8月开始,邓稼先被调人二机部九院任理论部主任,担任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研制工作一开始,是有苏联专家帮助的,但后来情况起了变化。苏共中央很快借口当时苏联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正在日内瓦谈判关于禁止试验核武器的协定,中断向中国提供原子弹的有关技术资料等协议的项目。苏方这种背信弃义的做法,给中国原子弹的研制工作造成了重大困难。外援是靠不住了,压在邓稼先肩膀上的担子越发沉重了!
       当时对于制迹原子弹,国内可以说是一片空白。自主研制,谈何容易。从哪里入手?这是邓稼先第个要思考的问题。
       那段时间,邓稼先在思考的时候,常喜欢坐在阳台上静静地听音乐。不过,有一天,妻子许鹿希发现他换了首由子--《命运交响曲》。
       当时,许鹿希就站在邓稼先的身后,她心里知道,丈夫正在承受着强烈的爱国心和责任感的折磨,他需要从这首曲子里获得勇气和力量,他要去紧紧地扼住原子弹的喉咙。
       邓稼先的思考终于找到了方向,他决定,从中子物理、流体力学、高温高压下物质性质三个方向作为研究的主攻方向。不要小看这三个方向,这等于是找到了原子弹喉咙的位置。
       接下来,邓稼先迅速把理论部的人员分成三个组,分别攻关。他们用算盘、计算尺、手摇计算机甚至纸笔来计算着人们难以想象的大量数字,算完的纸一扎扎、一捆捆地装在麻袋里,堆满了屋子。一个关键数据算一遍要有上万个网点,每个网点要解开五六个方程式。后来著名科学家华罗庚评价这次计算说是“集世界数学难题之大成”的一次计算。
       1961年,经过整整三年的计算,邓稼先带领的研究人员终于敲开了原子弹设计的大门,原子弹的蓝图基本成型。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的第一颗原子 弹按照邓稼先和研究人员的设计,顺利地在沙漠腹地炸响。
       在这巨大的蘑菇云的后面,大家可能有所不知,早在一年前,邓稼先就已经率领原班人马开始了氢弹的理论设计。
       1965年年底,邓稼先和于敏共同拿出了一个氢弹理论设计方案。经过1966年两次热核试验,证明了这个方案的正确性。1967年6月17日,中国顺利爆炸了第一颗氢弹。
       氢弹的研制,我国只用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而从原子弹制成到氢弹爆炸,美国用了七年零四个月,苏联用了四年,英国用了四年零七个月,法国用了八年零六个月。
       1964年10月16日,我国成功引爆首枚原子弹

“不要让别人把我们落太远”

       邓稼先一生中极少主动要求照相,但有一张照片是个例外。
       1979年的一次核试验, 核弹直接从高空摔在地上,并没有出现蘑菇云。当时,作为理论设计总负责人的邓稼先硬是推开所有人,登上吉普车亲自去寻找碎片,查明原因。因为这次找碎片,邓稼先受到严重的辐射。后来得知这次事故是因为降落伞没有打开,邓稼先才放心,但同时他也知道自己受到了一次致命的伤害。
       1980年以后,邓稼先开始衰老得特别快,1985年,最终因癌症住进了医院。1960年6月,杨振宁去医院探望邓稼先,拍摄了张照片, 这张照片也定格了他们一生的最后一次会面。 仔细看,会发现照片上的邓稼先,嘴角还有未擦去的血迹。而此时,在微笑的邓稼先的身体里,正在大面积地出血,并且无法止住。
       即使躺在病床上,邓稼先也时刻没有忘记我国的核武器发展事业,在此期间,他和老搭档于敏等同志又做了一件事, 这件事情,成了他一生中最后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1985 年至1986年期间,邓稼先向中央提出并起草了一份建议书,建议书指出,世界核大国的理论水平已经接近极限,并且,他们已经可以达到计算机模拟的程度,不需要进行更多的发展,因此很有可能通过限制别人试验来维持自己核大国的地位。
不要小看这份建议书,邓稼先敏锐的远见,使我国在核武器发展方面继续辉煌了十年,使中国终于赶在全面禁止核试验之前达到了实验室模拟水平。1986年7月29日,我国一代核物理学家,“两弹元勋”邓稼先与世长辞。在临终时刻,邓稼先叮嘱身边人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让别人把我们落太远。

点评

       邓稼先的一生,就是为新中国国防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一生,是一名爱国的科学家不为功名利禄所诱、为祖国和人民甘当无名英雄和艰苦奋斗、舍生忘死的一生,他用行动践行了“一不为名, 二不为利,但工作自标要奔世界先进水平”的誓言,用“初心”书写了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时代发展浩荡向前,精神之火永不足灭。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存和发展,需要千千万个像邓稼先这样脚踏实地的行动者和默默耕耘的奉献者。我们应该向邓稼先学习,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始终在党爱党,在党为党,心系人民,情系人民,忠诚一辈子,奉献一辈子,忠于党的组织,积极工作,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共同奋斗。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book/cx/482.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