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湾改编干部学院(红井冈干部学院)主要面向全国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展井冈山红色培训,党员干部培训,党性教育,是开展红色文化教育的理想基地。
0796-7881233
当前位置:井冈山红色培训 > 红色书籍 > 初心铸忠诚

初心铸忠诚-严守党纪,从严执纪--何叔衡

       “你们被捕后,我有好多个晚上睡不好觉,心情沉重,想得很多。人总是有感情的。虽然说干革命总会有牺牲,一旦灾祸落到头上,也还是不能完全克制自己的感情....后来,知道你们没有暴露身份,没有出卖组织,我才向上级建议营救你们。”何叔衡对被营救了的女儿们说。
       何叔衡是党的创始人之一,他的一生写满了对党的忠诚。1935年,他从江西转移福建途中为掩护战友突围跳崖的故事广为流传,但他在营救被捕的两个女儿时公私分明、严守纪律,在中央苏区从严执法执纪、维护党纪和法律尊严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弄清女儿没出卖组织再营救

       何叔衡26岁考中秀才,不愿留在县衙做事,回到沙田老家(湖南宁乡市)种田教私塾。他与妻子头胎生育一个男孩, 不幸天折,之后接连生育3个女儿,举家上下和亲戚本家都劝他纳妾,以求生个男孩续香火。他回答得斩钉截铁:“谁说我断了后,有女就是有后!”他为女儿取名何实懿、何实山、何实嗣,这名字除了与何氏家族同辈中排行十一、十三、十四谐音外,还有深意。“实懿”乃女中典范,“实山”为实在厚重,“实嗣”即实际继承人。何叔衡打心眼里喜欢这3个宝贝女儿,以父亲的慈爱和师长的严厉培育她们成长。早期有两件事颇有意思: 一件是他坚决不允许给3个女儿裹脚,把家中的裹脚布统统砍烂,还作《放脚歌》一首: ....走起路来像残疾,摇摇摆摆出洋相。快学何家闺女样,大手大脚好姑娘。”此举不仅保护了女儿,也在当地产生了积极影响。另一件是鼓励女儿, 不必受封建礼训“话莫高声,笑不露齿”束缚,要敢说敢笑,他甚至和3个女儿并排坐在一起, 比赛谁的笑声最大。那欢快的笑声,引起村人惊叹。
       何叔衡的大女儿早嫁,后因病29岁去世,二女儿和三女儿包括女婿在何叔衡引导下,20世纪20年代相继走上革命道路,历经腥风血雨,都成长为党的高级干部。
       1930年7月,何叔衡从莫斯科回国后,组织安排他留在上海主持中国革命互济会的工作,他的两个女儿何实嗣、何实山被留在上海一家秘密印刷党的文件的印刷厂里当装订工。离家参加革命以来,何叔衡与女儿们数年未见,现在与她们身处一地,每隔一段时间能够见一次面,他很是高兴。在和女儿们难得的相聚时刻,何叔衡谆谆教导她们,要明白身上肩负的重任,工作时要提高警惕,万一被捕了要学会应付审讯,一定保守党的秘密, 绝不能出卖组织,两个女儿都记在了心里。
       然而,幸福的时光是短暂的。先是何实嗣的丈夫在一家印刷厂被捕, 接着何实山、何实嗣所在的印刷厂也遭到敌人破坏,两姐妹同时被捕人狱。不久,又传来了何实山的丈夫在长沙因为叛徒出卖被捕的消息。即使何叔衡已经做好随时为革命牺牲的思想准备,但亲人们先后落人敌人的魔爪,仍给他带来沉重的打击。其他同志得知消息后,要第一时间营救何家姐妹,何叔衡却表示,等一等再行动。

       面对敌人审讯的何家姐妹,牢记父亲的话,装着年轻不懂政治,一口咬定只是为了糊口才受人雇佣来搞装订工作,并说自己是第一次来做工。敌人讯问印刷厂的情况时,她们一概回答不知。最后,敌人看何家姐妹实在不像共产党员,就暂时把她们关起来,没有急于刑讯逼供。
       此时,何叔衡从各方面打听到被捕的两个女儿没有暴露身份,这才向党组织提议营救她们。两姐妹经由党组织的保释出狱了,何实嗣的爱人经历8个月徒刑后也出狱了,但是,何实山的爱人却牺牲了。得知这个消息,何叔衡悲痛异常。
       何叔衡后来对女儿们说:“你们被捕后,我有好多个晚上睡不好觉,心情沉重,想得很多。人总是有感情的。虽然说干革命总会有牺牲,一旦灾祸落到头上,也还是不能完全克制自己的感情。因为我身边只有你们四个亲人。一个已经被杀害,你们三人又在狱...后来,我特意了解过,知道你们没有暴露身份,没有出卖组织,所以,我才向上级建议营救你们。”
       望着父亲慈祥的脸,听着他那缓慢悠长又充满深厚感情的话,两姐妹回想起遭遇的波折,更坚定了为革命奋斗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严格执法执纪的红都“黑脸”

       1932年2月19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临时最高法庭,何叔衡被任命为临时最高法庭主审(即主席)。
       当时,以王明为代表的“左” 倾错误路线已在苏区开始逐步蔓延,一些省、县司法机关的干部产生了“宁左勿右”的思想,轻罪重判一度成为一种倾向。在这样特殊的历史背景下,何叔衡顶住了各种压力,他不顾个人得失,始终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基本原则,纠正了大批的冤假错案。何叔衡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尽量做到对每一个案件都仔细审查,反复推蔽,严格掌握量刑尺度,凡材料不充分,量刑有偏颇,就不予批准,并给予纠正。他主张疑案从悬,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决不轻易下判。1932年7月7日,何叔衡对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裁判部“省字第二号”关于反革命温良、余远深等六犯并案分别判处案作出批示: “余远深判处死刑暂时不能批准。因余远深一案的罪状不很明白,须把全部案卷详细报告前来才能批准...远深案暂作悬案,待接到你们详细报告之后再作决定。”
       1932年10月14日,何叔衡在给会昌县苏维埃裁判部的指示信中说:“(省字)第二号判决书,主要的是些偷牛偷鱼的事,至于与反动土豪通信,到底通些什么信,产生什么影响,未曾证明,不能处死,需再搜查反革命证据,或发现反革命的新材料可以复审,不过主审人要改换。’
       从这些信中可以看出,何叔衡审理案件严肃认真,重事实,重证据,严格依法办事。
       在坚持依法审判,重程序、重证据,绝不冤枉一个好人,绝不错杀一个坏人的同时,何叔衡又是一个铁面无私、执法如山、绝不放过一个坏人的“黑脸包公”,对于证据确凿、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何叔衡在定罪量刑上从不心慈手软。
1932年5月,有人向何叔衡举报瑞金县委组织部部长陈景魁滥用职权,向群众摊派索要财物,利用地痞流氓欺压群众。何叔衡不相信共产党内竟有这等组织部部长,决定亲自带人到组织部驻地黄柏村进行调查,最终查明举报情况属实,并还了解到陈景魁拉拢、交结一伙赌徒、打手、恶棍,经常在一起打牌、酗酒,强摊款物,对不服从者施以打击报复等恶劣行为。
       何叔衡以临时最高法庭主席名义签发了对陈景魁的逮捕令。然而此时,他收到一封装有子弹的恐吓信。面对这种情况,有人劝说道: “陈景魁有一帮黑势力,千万要小心”何叔衡却镇定地回答说:“共产党人生来就是与黑势力作斗争的!这帮恶棍若不除掉,民众何以安宁?!”何叔衡毫不退缩,决意法办陈景魁。就在这时,有人传出信息:“中央某领导人讲了,陈景魁不能杀。”何叔衡不为所动,坚定地说:“我身为执法干部,要排除干扰!没有胆气和硬劲儿,就难以主持公道!没有公道,民众如何生存?!革命如何发展?!”何叔衡速战速决。将陈景魁公审后枪决。其他恶棍与打手也分别受到了严惩。
       严惩陈景魁,在苏区上下引起强烈反响。人们看到了共产党铲除贪污腐败的决心。有一家人为感激何叔衡,特意酿了一壶香米酒送去。 何叔衡婉言谢绝说:“我本是专门与那种向群众索要财物的坏人作斗争的,怎么能反过来收受你们的东西呢?”
在中央苏区期间,何叔衡先后主管检察、内务、司法、干部训练等工作,在党和政府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权的第一任“首席大法官”,为苏区政权的稳定和我党早期的法制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毛泽东曾这样评价何叔衡:“叔翁办事,可当大局。”

点评

       严守党的纪律,是每一名共产党员入党时的庄严承诺, 是对党员干部党性的重要考验,也是对党员干部对党忠诚度的重要检验。对党组织忠诚,首先要在行动上严守党的纪律和规矩,在严守纪律规矩中干净做事,在严守纪律规矩中体现担当。何叔衡作为党的创始人之一, 坚持把个人感情与党纪严格分清,毫不犹疑地站稳党性立场,时刻绷紧党纪这根弦,做到个人感情服从组织原则,不为亲情所累,不用亲情代替原则,在营救被捕的两个女儿时公私分明、严守纪律;在工作中履职尽责,以强烈的责任意识,牢记职责使命,坚持原则、铁面执纪,敢于动真碰硬、不怕得罪人,严肃查处贪污腐败和损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用担当诠释忠诚,以忠诚干净担当扛起党和人民重托。他用实际行动践行当初的入党誓言,淋漓尽致地诠释了严守党的纪律、忠诚干净担当、对党组织绝对忠诚的政治品格,为共产党人作出了忠诚示范、树立了光辉榜样。

原文链接:http://www.swgbpx.com/book/cx/479.html,文章未经本站许可,禁止转载!

展开
  • 电话咨询

  • 13507967876
  • 18107069686
  • 18107060506
  • 18107067065
  • 井冈山培训二维码

关闭

关于举办“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主题井冈山教育培训班的邀请函